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胸口悶悶的,什麽話都不想說。
胸口悶悶的,什麽話都不想說。
  梁洲交過數任女友,不是完全不懂事的傻小子,他笑了壹下,壹派爽朗,“是我惹到妳了?”
  葉言言朝他看過來,烏嗔嗔的壹雙眼,似語非語。看得他心頭漏跳壹拍,原本還不以為意,當成小女孩的嬌氣脾氣,現在語調柔了下來,“
 
昨天我喝多了,做什麽惹妳了?”
  葉言言不想當著李勤和曹佳的面繼續往下說,閉上眼做休息的樣子,“等會再說。”
  梁洲不是個毫無底線容忍到底的人,之前幾任女朋友耍小脾氣,把他的沈默當成容忍,後來變得變本加厲,漸漸就讓他感覺厭煩,最後通通
 
是分手結局。也有聰明的女孩,察覺到苗頭不對,先退了壹步,後來始終性格難以磨合。那種性格嬌蠻,慣於使脾氣的性格,他向來敬謝不敏。
 
對上葉言言的生悶氣,他先前也有些不快,但是真碰上人了,心裏那幾分不爽快反倒如雪初融。她這幅不配合的使小性子的模樣,讓他好氣又好
 
笑,開始回憶昨天酒席上的過程,想來想去也沒有找到讓她生氣的點。
  他甚至生出壹個念頭,不是大姨媽來了吧。
  李勤把車開到壹座古城的背後,有條護城河,河道窄小,但是水質清澈,周圍也沒有什麽人。
  梁洲拉著葉言言下車,她卻避開他的手。兩人順著河道慢慢散步。
  “現在可以說了吧春藥哪裏買,迷藥,”梁洲說,“判罪也必須要說明案情,妳這樣可不公平。”
  葉言言抿著嘴唇不說話,隔了好壹會兒才張口,“我們好像不太適合。”
  梁洲沒想到她開口是這麽壹句,皺起眉頭,“哦?哪裏不適合。”
  “哪裏都不適合,”葉言言說,“妳功成名就,什麽都已經有了,我還在努力打拼,別人要知道我們談戀愛,準以為我是傍了老板。”
  “之前妳沒有想過這些?現在才說,”梁洲的語氣有些冷,“到底什麽理由妳說清楚點。”
  葉言言斜瞥他壹眼,“我看妳對韓菲總是很容忍,不管她說什麽做什麽。”
  梁洲挑眉,“這關她什麽事?”
  “怎麽不關她的春藥哪裏買,迷藥事,妳喝醉的時候念的就是她的名字。”葉言言笑了壹下,有些苦澀。
  他先是意外,繼而回過神,“這不說明什麽。”
  “酒後吐真言,有時候人是對自己想要什麽不清楚的。”葉言言說。
  梁洲臉色陰沈,“妳說的那種人絕對不包括我,妳就為了這個事生氣?”
  “不是生氣,”葉言言搖頭,“之前我就有心裏準備,現在只不過認識的更清楚了,妳心裏面有她,這麽多年都沒有說,她現在找了陸喬,
 
這個時候妳身邊正好有我……”
  “葉言言!”梁洲喝止她,“妳在胡說什麽。”
  葉言言腦子裏亂哄哄的,也不知道哪裏生出來的壹股熱氣,直沖腦頂,把藏在心裏的念頭壹股腦地往外倒,“妳敢說這些年妳想的不是她,
 
之所以沒有說出口,是因為顧忌沈旭暉,妳夾在愛情友情兩面裏,不知道怎麽選。都說得不到的是最好的,她在妳心裏最深的地方。我……”
  說到這裏,她的眼淚滾落下來,狠狠用手抹了兩把。
  梁洲詫異她突然爆發的脾氣,看她臉都擦紅了,心裏軟得壹塌糊塗,抓住她的手,說:“壹部分妳說的對,我不否認。但妳也得聽我說壹下
 
吧。”
  “不想聽。”
  梁洲不怒反笑,平時那麽乖巧的人,發起脾氣來像只炸毛的貓兒。
  “妳不想聽也得聽我說,”他語氣柔和,“我們相差十歲,妳總不能要求我之前白紙壹張吧,言言,過去的已經過去,我不會回頭。但是妳
 
得給我點時間。”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