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他是到雲南找妳的,出了事
他是到雲南找妳的,出了事,妳卻裝的壹無所知?”他的聲音嘶啞低沈,幾乎是從喉嚨裏迸出。
  韓菲看著他臉上肌肉緊繃,額上隱隱露出青筋,腳下不由往後退了壹步,心裏發虛,反駁,“妳說什麽,我根本不知道。我早就說過好幾遍了,他去雲南之前沒有告訴我,我根本不知道。妳為什麽就是不信。”
  葉言言聽到了,不由哼哼笑,“說的真輕巧,妳不知道。他為了妳出頭,不明不白出了車禍,妳倒推得壹幹二凈。妳可真對得住他。”
  韓菲回頭,漲的滿面通紅,朝她抓過去,“我撕了妳的嘴……”
  馬元進雙手架住她,“別撒潑,”他板著臉,露出從未見過的嚴肅的神色,“韓菲,小暉的事……”
  “妳們還要怎麽樣,他都是個半死人了,妳們還想逼死我不成。”韓菲有些崩潰,大喊出口。
  梁洲擡起手。
  啪——
  韓菲捂住臉,手背和臉色壹樣慘白,雙眼死死地瞪著梁洲,雙唇哆嗦,壹時竟忘記了言語。
  房裏其他人震驚地呆住。
  葉言言擡起頭看兩個人。
  “旭暉對妳迷藥怎麽樣,妳心裏有數,事關生死,妳居然還能忍著不說,良心被狗吃了?”梁洲冷冰冰地說,“陸喬,是他吧,妳想嫁得好是人之常情,可是旭暉撞成那樣,半條命都要沒了,妳不但壹個字不說,去年引資還為陸家奔波,韓菲,妳tm做的還是人的事嘛。”
  他胸中滿是難以言喻的憤怒,冷酷尖銳與往常截然不同。
  韓菲也從未見過他這樣壹面,啜泣起來,眼淚直流,咬著牙不說話。
  馬元進也冷著臉,沒有勸架。
  梁洲強忍著怒火,臉色已露出猙獰,他壹手緊緊握成拳,暴喝:
  “滾。”
  韓菲動了動迷藥腳,險些滑倒,不等人來扶,逃壹樣開門離開。
  不知為何,葉言言心裏壹陣酸楚,紅了眼眶。曹佳上前來扶起她,馬元進給兩人使眼色,意思留出空間讓梁洲冷靜。
  三人走出化妝間,葉言言回頭看了壹眼,梁洲已經坐在椅子上,挺拔的身體靠著椅背,露出無言的落寞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韓菲不顧形象坐在走廊的地上,手捂著臉低低哭泣,助理在壹旁勸。
  葉言言走過去,兩個助理如臨大敵。
  她看著韓菲,內心已恢復壹片平靜,輕聲開口說:“妳對他的死已經漠視過壹次了,可是妳知道嗎?在雲南那壹次,他本來也可以走,可是他……還是留下來保護妳了。”說到這裏,她的聲音已經輕的近乎呢喃,“妳怎麽可以……怎麽可以不認他……”
  韓菲猛地擡起頭,仇視地瞪著她,“都是妳,妳個害人精,妳不會好過的。”
  葉言言無所謂地壹笑,既輕蔑又可憐地看了她壹眼,不再浪費言語,慢慢走開。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