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安柔嗔聲說道,又壹指昭華
“咱們之間哪裏用得著說這些。”安柔嗔聲說道,又壹指昭華,對義安縣主努了努嘴:“今兒雖說是我下的帖子,可這
 
宴客的主人卻是阿秾,妳若真想賠罪,日後多帶阿秾在京都走動走動就是了。”
  “這是自然的。”義安縣主點著頭,壹臉認真的說道:“明兒個,不,後天,我下帖子把京都那些家的小娘子都請來,
 
也讓阿秾認認人,曉得曉得她們的性子,免得她日後找婆家攤上壹個厲害的小姑子。”義安縣主說著,倒起了打趣的興頭,
 
終究是苦中作樂罷了。
  “妳倒是還打趣去阿秾了,她那,可早就有人瞧中了。”安柔覷著她的神情,笑嘻嘻的說道。
  義安縣主和玉娘皆是壹楞,她們皆知昭華今年不過才十四歲,難不成就要說了親事?早是早年信國公給訂下的?這般想
 
,便皆是含笑看向了昭華。
  昭華淡淡笑著,甚是無辜的攤了攤手,姿態神情說不出的閑適迷人:“表姐又拿我打趣了,妳們倒還真信了不成?”
  信與不信,義安縣主和玉娘心中自有衡量,她們本也不是愚笨的,眼下這個節骨眼上昭華進京,偏生太子殿下房中又空
 
出壹側妃之位,宮裏阮貴妃對那僅有的壹個位置又不曾松口,這側妃之位怕就是給她這嬌滴滴的外甥女留著。
  “妳莫要與我們扯謊,早前聽說貴妃娘娘召妳進了宮,可是要把妳說與太子殿下?”盛唐民風開放,她們談論起婚嫁之
 
事倒也不見什麽羞澀。
  “哪裏有這事,這話在這說說也就罷了,若是傳揚出去,且不是讓京都的小娘子們活生生撕了我。”昭華含嗔帶笑的說
 
道,眸子裏卻滿是認真之色,萬不想與太子殿下扯上分毫的關系。
  玉娘笑了起來:“不過是想著貴妃娘娘心疼妳,怕把妳嫁到外面人家受了委屈,才這般猜測,不過既無這事倒也好,那
 
位太子妃,可是個不好相與的。”玉娘撇了下嘴角,提及太子妃不見如何尊重,反倒帶著幾許輕蔑之意。
  “何止是不好相與,我瞧著整個壹個破落戶,上不得臺面,倒是可惜了太子殿下那般人才了。”義安縣主眼睛朝上壹翻
,對太子妃顯然也沒有好感,又囑咐昭華道:“既若是也沒存了這份心,可得離太子殿下遠著些,沒得惹了太子妃忌諱,倒
 
也不是怕了她,實在是她那做派,與她計較都失了體面。”
  昭華對太子妃的記憶倒是尤深,當初她被冊封為壹品國夫人,曾惹得已為皇後的太子妃大動肝火,把她召來好壹頓訓斥
 
,直接打了聖人的臉面,很是無所顧忌的壹個人。
  “我倒如今還不曾去拜會過太子妃,她又哪裏知曉我的存在,雖說與太子殿下擔了表兄妹之名,可到底也不曾見過幾面
 
,怎值得她放在心上。”昭華搖了搖頭,淡聲說道。
  義安縣主見昭華頗有些不以為然,當下便急了,忙道:“妳可莫要不信,去年她才鬧了壹場笑話,何家小娘子不過是多
 
瞅了太子殿下幾眼,就惹得她當場發難,給何家小娘子好個沒臉,壹盞熱茶潑了過去,鬧得她小半年都沒臉見人,妳這如花
 
似玉般的模樣,若讓她瞧見了,心裏指不定如何嫉恨呢!”
  昭華倒抽了壹口涼氣,這女子容顏如何性藥,春藥哪裏買,迷藥,蒙汗藥重要,太子妃竟對人家潑了壹盞熱茶,分明是想毀了人壹輩子,此心委實惡毒。
  “這……這也太過了些。”
  “何止如此,這還是輕的呢!太子妃仗著父兄近年來屢立軍功,更是跋扈起來,便是在貴妃娘娘面前她都敢出言不遜。
 
”玉娘輕嘆壹聲,任太子生的再是俊美不凡,惹得京都不少小娘子芳心大動,也沒有哪家心疼女兒的舍得把人送進太子府中
 
去爭那份潑天的富貴。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